用户 密码 注册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  • 《地球》续集等十年,自然电影太难拍

  • 时间:2017/8/9 16:48:59 来源: 作者: 点击:437
  • 斑马

    巢鼠

    蜂鸟

    海鬣蜥

    熊猫

    白头叶猴

    长颈鹿

    树懒

    企鹅

    近两年来,自然纪录电影越来越受到观众们的关注。去年,陆川执导的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、法国导演雅克·贝汉执导的《四季》均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和票房。今年暑假,又一部自然纪录片《地球:神奇的一天》将在8月11日登陆院线。区别于宏大的叙事体系,影片用一天中太阳的轨迹作为串联整个故事的主线,以交叉剪辑的方式,讲述我们或熟悉、或难得一见的生命,随着太阳的起落出生、成长的故事。

    影片历时142个全新拍摄日,筛选素材数据记录达12300张DVD。历经三年制作,收录了熊猫、白头叶猴、树懒、海鬣蜥、独角鲸、巢鼠、斑马、长颈鹿、蜂鸟、企鹅、锦蛇等38个物种,其中的很多动物影像更是首次被电影级的高清摄像机记录,获得了极佳的映前口碑。新京报独家专访幕后主创,讲述商业影像大潮中自然纪录电影这股“清流”的幕后故事。

    《地球》续作来到中国

    2007年,电视系列片“行星地球”的电影版本《地球》在法国上映,影片拍摄了几个动物家庭的迁徙路线,这部由英国BBC和德国联合制作的关于大自然的纪录片,穿越七大洲、62个国家,用45部摄像机、耗时5年拍摄,豆瓣评分高达9.4,全球席卷1.12亿美元,成为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自然纪录片之一。十年之后,《地球》的续集《地球:神奇的一天》终于面世,这部续作由《地球》原班人马打造,集合超过100位中国电影制作成员,邀请到艾美奖最佳纪录片获奖者范立欣担任联合导演,作家严歌苓撰写中文旁白、成龙配音。

    主创谈

    如何促成这么强大的中国队,范立欣表示,“虽然和成龙、严歌苓都是第一次合作,但两位爱动物之人一听到这类型的电影二话不说就答应了,这也是全世界自然电影最大的IP,有非常强的感召力。”

    讲科学奇妙不强行科普

    范立欣坦言选任何一个动物,背后都有BBC一套传统及深厚的科学研究,“每种动物出现在影片什么地方,会经过逻辑周密的调研,都有科学依据,当然,我们不希望它是个简单的科普和说教,而是让人们感受到奇妙。”范立欣以动物们对食物永不休止的竞争为例,像蜂鸟和蜜蜂为花蜜的战斗为什么发生在下午,是因为每天降雨都在那个时候。而影片一开头锦蛇对海鬣蜥的追捕,则是因为两种冷血动物需要身体被太阳照热了以后才能奔跑。

    主创谈

    制片人斯蒂芬·麦克唐纳表示,“我们希望在科学知识上,把动物身上最幽默、温情、最珍贵的东西集合到一天,你能感受到小生命来到地球就需要作抉择,这部电影是告诉我们自然和人类不是对立的,能从动物的世界里感受到自己的生命经历。”

    拍自然电影等待是常态

    很多从事纪录片拍摄,或是担任野生动物摄影的工作人员基本上一辈子只做这一件事情——等待,范立欣也是其中一位,《地球:神奇的一天》中有不少难得一见的镜头,任何一个镜头的拍摄都来之不易,范立欣说:“像在中国取景拍摄的白头叶猴,这是从来都没有人能够近距离拍到的,起初,我们使用一个无人机紧贴着猴子拍摄,但猴子对陌生的东西害怕,看到飞机来就躲起来。后来我们连续飞了20多天,每天都去‘觐见’猴王,渐渐它们也习惯了,才默认了这次拍摄的请求。”

    主创谈

    至于这部自然电影为什么等了这么久,范立欣说主要困难是在故事的创新,“新的《地球》必须以新的角度创造新故事,每天世界的不同角落都发生不一样的事情,如何融会贯通让人看出新意,是我们最大的目标。”

    动物才是最好的演员

    用纪录的方式拍摄动物本非易事,一个镜头的拍摄可能会需要用几个月甚至是一年,不少时候还需要看运气好坏。电影技术的发展也为很多特殊镜头带来了实现的可能。例如用每一秒钟可以拍一千帧画面的高速摄影机拍蜜蜂,八旋翼无人机的拍摄纪录动物转瞬即逝的跳跃。主创们在几棵树上装上遥感摄像机,持续运转三个月,才捕捉到灰熊蹭痒的珍贵画面。再例如狮子追捕斑马则需要改造一辆越野车,在车前装上陀螺仪稳定器,才能贴近拍摄到这个惊心动魄的画面。

    主创谈

    范立欣介绍说:“这部电影的素材都是实拍的,有非常幸运的画面,比如企鹅爸爸在捕了鱼,然后要在千百只企鹅里面找到老婆孩子,那是相当神奇的,就像他在焦急转身时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跤,这个镜头也是上天给的巧合。”

    成龙想领养全世界熊猫

    成龙回忆起第一次见自己最喜欢的大熊猫,还有点生气,“很多年前我去柏林第一次见大熊猫,等了45分钟,它都没有转身,就给我看到个背影,气死我了。”敢如此高冷对待成龙的,估计也就国宝大熊猫了。成龙说熊猫有种特别的气质,无论你多不开心、多生气一看到它们就会笑,他甚至提议如果能变出无数熊猫,每个人都可以领养该有多好。严歌苓也笑说自己拍完这部电影后就不吃荤菜了,“动物的一天非常扣人心弦,弱者要战胜强者,能参加这个电影很荣幸。”

    主创谈

    对熊猫的喜爱激发了成龙在配音创作上的热情。这次配音他连续6小时待在录音棚里不出门,“那六个小时忘了吃饭喝水,结果其他工作人员也不敢动,当时只想配好一段,就可以赶快看到下一段,一看就着迷。”

    ■ 配音心得

    成龙:多看正能量电影,少谈饭后八卦

    新京报:这次配音接触了38只动物,听说你在配音室6小时没有出门,你最喜欢哪种动物?

    成龙:配着配着就忘记了,我可是第一个看完全片的观众,实在太喜欢动物了。小时我喜欢鹰,地上的动物我喜欢猎豹,因为它全世界跑得最快。那时我和谭咏麟他们踢足球,因为跑得快,在球场我的外号叫做“球场黑豹”。但长大了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熊猫,后来自己在四川也饲养了熊猫,看到它们就开心。

    新京报:一下配音这么多动物,最难的挑战是?

    成龙:最难的、唯一的难题就是国语,他们让我讲的很多接近文言文、而且很绕嘴的台词,但这次体验让我的国语进步很多,所以希望之后的《地球3》、《地球4》也要找我配音(笑)。其实我也没有刻意去改变声音,导演会给我情绪提示,就想象自己在演动物一样。比如熊猫要顽皮点、树懒要慵懒点,因为电影实在太漂亮了,每配一次就忍不住回头看一遍。

    新京报:自然电影这类型被称为是市场的“清流”,但是很难像合家欢商业片一样收获极高票房,你怎么看待本片征战暑期档?

    成龙:他们拍这个电影绝对不是为了票房,我非常佩服这些导演和摄制团队,很多人终生都在拍纪录片,为一个几十秒的镜头会花三个月或是更多时间,一个电影拍七八年,不仅没得赚还要四处求投资,真的不容易。希望各方都能支持这类电影获得关注,除了去看那些闹腾的、例如《功夫瑜伽》那样的商业片,也真的该关注这类正能量的影片。当然这也需要电影人和传媒人一步步去做,多传播正能量消息,不要常常报道成龙又和哪个女孩子吃饭啊、说我助理是林凤娇啊,这样的新闻。(笑)

  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

全部评论